焦糖的玛奇朵

id是安米里
谢谢你看我写/画的东西

极化安定的台词、光是看文本的话感觉还算良好
但是、
一配上立绘和语音,就感觉异常的扎心、
就很难受、´_>`

极化安定和清光

  大和守安定什么都好,就是不擅长梳头发。

  为此加州清光经常拿这件事开玩笑,但是还是会给他梳好,一根杂发也不留,梳的整整齐齐。

  因此清光看到头发乱糟糟的极化安定修行归来时,整个人都是吃惊+懵逼的状态。

  “快把行李放下我给你梳头发。”他手忙脚乱地扯安定的袖子同时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梳子。

  安定却用刀挡开清光的手,“算了。”

  “啊?你不是觉得这样散着头发很难受吗?”

  “……这样子就好,我回去的那个时代,没有见到你,现在也无所谓了。”

  没有见到我吗,是说明那个时候的我已经……清光顿时明白了几分,他仍然不太死心,握着梳子努力地劝说安定:“可是这样很不可爱喔,还是乖乖坐下让我来帮……”

  “都说了无所谓,别碍事。”

  大和守安定这么说了。

  那种令人讨厌的距离感让清光一时有点喘不上气,他睁大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前些日子和泉守极化归来,堀川缠着他两人有说有笑地谈了很长时间。安定去修行清光在本丸里也记录了很多琐事,虽然说不上有趣但至少也是可以交流的话题。

  可眼下这样,清光怎么也没办法和安定聊天。

  “什么啊…原来我很碍事吗。”握着梳子的手还滞在胸前,清光伸向前挽留对方的胳膊自然垂下,手又很用力地握拳。

  安定回来了,他拥有了更强的力量,这样的他却变得陌生且不可靠近了。名为大和守安定的刃,到底是归来了,还是停滞在了那个冰冷与悲伤共存的历史里,活在了那个人的影子中,谁也说不清。

  清光只知道,起初那种温暖的笑容,也许不会再从安定的脸上浮现出了。清光有这种不安的直觉,所以格外地无法接受这种“真正”的他。

  “北堂灰御!”

  几次被拒绝后,大和守安定第一次那么愤怒又不解地直呼我的名字。

  清光作为近侍一直守在我身旁,这一次我将近侍换成了安定,因为我知道他有话想对我说。清光一直躲在门后看着我们两个,当安定几乎是用吼的喊出我的名字时,清光几次想要冲进来挡住他。我当然没有让他那么做,只是轻轻摇摇头,丢下三个字。

  “不可以。”

  “为什么不可以?为什么别的刀都有机会去修行,而我不可以?”

  “这是命令,你不是一直都最听从我的话了吗,别问那么多为什么,做好你的本职就可以了。”

  “我的本职不就是变得更强,然后好好守护你,守护本丸,守护历史吗?”

  这样的理由我完全没办法拒绝。

  那双好看的蓝色眸子里充满了怒意,气得连单马尾也在微微颤抖,他连出阵服都穿好了,清光告诉我他这些天一直在收拾行李,他很期待,我又何尝不是呢?

  我的刀变得更强大,这是好事,没有任何一个审神者会拒绝这样的机会。我将手机藏在身后,按下了关机键,不能让他看到那篇新闻,也不能让他知道那个未来。

  此事不是冲田先生的错,不是大和守安定的错,那么就由我来承担。只是一个任性的审神者,一个深爱着自己的刀的审神者,不愿意让她的安定去极化修行而已。

  “……两天前,在你带着短刀们远征的时候,隔壁的星谷小姐来拜访,她哭着对我说不要送你去极化。”我的手暗暗握拳,涂着红与蓝色指甲油的指甲扎进了手心里,只有疼痛才能让我冷静下来,才能不被安定发现我那份恐惧的情绪,“修行的起因和结果我都有好好地听,所以更加坚定了不能送你去的想法。”

  “……主……”

  他很困惑,大概是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如此坚持。

  “别再纠缠不休了,只有你是不可以的。”

  我起身,合上了文件夹在腋下,离开了房间,留下呆呆伫立着的他。完全无法接受,修行后的他会变得成熟,但那样成熟的他反到不是他了,枯萎后被代替的花,还能散发当初的那份清香吗?他不必理解,只要知道这件事我绝不会允许就可以了。

  “因为我会爱你,你是特别的,所以不能让你活在影子里。”

我觉得你不仅忘不了冲田先生,还强行在自己身上附着他的影子。

和茶茶的第二次联动
P1茶杯画的我家审
P2我画的茶杯家审

和茶杯的审神者联动,是在一次会议上的初次见面

画的清光

接上条,配图是不久前画的
"清光……那是什么?"
"这个啊,名叫时间溯行军,是我们的敌人哦。"
"这样啊,你要小心。"
"是是~加州清光,开战啦~"
北堂灰御第一次看到敌刀的表情。

审神者 北堂灰御 设定

自家的审,打算把服装重新画一遍再发上来
先码一遍文字设定吧

北堂灰御(随父姓)
是中日混血的女孩子,名字偏男性化,原本是给男孩子起的名字,但在一场车祸中母亲和哥哥死去了,刚出生不久的她被父亲用哥哥的名字称呼(哥哥叫黑岩灰御,随母姓)
从小就不被重男轻女的父亲待见,尤其是母亲和哥哥去世之后。父亲整天酗酒赌博,最后把钱全都败光了,决定把女儿卖了换钱
北堂灰御从小就有很强的灵力,能看到哥哥的灵魂,常对着一个方向笑。父亲以为她是被恶魔附身了(灰御的眼睛是紫色的),便把她卖到了少年兵营,经受了地狱般的磨炼
十四岁那年灰御在哥哥的帮助下逃脱,身上只有一把磨损的短刀,名唤"左宗十六夜"。灵力较强,被ZF的人发现,称只要她愿意去做审神者,就可以吃穿不愁,灰御一口答应了
在狐之助的帮助下召唤了第一把刀,加州清光

15岁,身高157,近侍、第一部队队长是加州清光(偶尔有变但是清光是担任时间最长的近侍和一队队长)
在刀匠的帮助下重铸了短刀左宗十六夜,现在是护身刀
头发很长,一直没有剪,因为哥哥喜欢长头发的女孩子
担心付丧神怕她的眼睛,刚开始用一张纸盖住脸,后来有一次被清光看到,说她的眼睛像紫水晶一样好看,就再也没有藏过
看上去冷冰冰的模样,在第一次清光重伤的时候哭得不行
在本丸不用担心有人会把她当成神经病,所以能和灵体状态的哥哥大大方方地聊天(因为其他刀也可以看到)

平胸。(字号加粗加大)

待补充

一些个人观点

短江边:

嗯,就是讲,很多写文的姑娘感觉写正剧向或者比较严肃的题材,非常花心思却比不上傻白甜受欢迎,然后就会觉得心灰意冷,不想再耗脑去写了。但我觉得吧,当你真正用心去写一篇文章时,只要有一个人真正体会到你要表达的东西,那就够了。我试过自己花了很大心思写的文甚至比不上随手写的文受欢迎,也会自我否定自我低落。但都是因为那些用心评论的小天使,我才有勇气面对自己的不足,慢慢努力完善自己,尽管还差得很远。


我曾经写过连载,所以我懂连载的苦,再不愿写了。好多时候,一开始多人看,后来就越来越少,到最后完结连撒花也没了。一些太太挨不下去啊,所以我们见到连载很多都是坑的。打个烂比方,就像天天跑步减肥,没人夸你瘦了你也就不想跑了。再说跑步是为自己着想,连载一开始只为爽个脑洞,后来就有了责任――要让读者得到一个完整结局。各位如果特喜欢特喜欢一个太太的连载,千万不要吝啬一点时间给太太鼓励,就算是一句简单的话那位太太可能也会继续坚持下去。


写这些主要是我遇到件蛮心酸的事情,之前看到一篇文风挺特别的文,忍不住给了评论。太太很高兴,说她一直为自己的文风不符合大众口味有些苦恼,我就试着说了说她写文的优点,她后来告诉我是我给了她更新的动力……我心有点疼,我不过是评了一个连论都不算的论,我何德何能成为激励她的人?但现在我发现,话语真的有很大的力量,希望各位可以好好使用它。


还有就是,关爱冷圈太太。他们,是世界的珍宝。喜欢,就评论。话拙,练就可以了。人再好,也需要爱的。